莱芜黑社会历险记。。因为纹身(转帖)

  我们当时去了十几个哥们,都来了兴趣,问那个纹身的师傅,因为觉的很游戏。哪个师傅说,有的是你扛的起的,有的就是再能也是扛不起的,曾经莱芜有个和当时李长青分庭抗礼的某某。(忘记姓名了),当时多么的风骚,请个很牛的师傅要纹个黑甲,都没纹完,就出事死了,当时莱芜黑社会已经少了,李长青进去后,四大金刚撑台面了,没听说过名字,大家也就不以为然了。

  说道这里我要说我以个哥们了,他叫陈亮,我当时算挺壮了,但是他还更壮一些,和我一样高,也就187cm吧,体重200多斤,纹了个上山虎,道是也应景,初出茅庐,跟着四大金刚里的大亓刚渐渐也混起来了,上山虎就哪师傅说的,上山虎一般都是混混刚出道,上山找东西吃,道上看到也知道,上山虎不如下山虎,下山虎得有资本,你一白头小子去了人也不给你纹。

  陈亮的虎就是我们去的那时候纹的,上山虎,这道也没什么说的,虎一般都是壮人纹,瘦人撑不起场面,还有的就是下山望月虎,表示有一定名气。也不怎么能惹事了,但是惹着他了,他能打死你。我们当时听的挺高兴,正好有个哥们是叫强子的,当时正在纹,师傅就这么边纹别和我们聊,强子纹的是过肩龙,比较常见了,自从香港浩南哥横空出世飞到荧幕上,过肩龙就比较常见了。过肩龙一般是黑白道不打分明,比较适合我们当时的身份,那师傅还说,青龙出水也是新进的混子经常纹的,意思是刚出水,多担待。

  废话不多说,说我那死去的哥们,我那哥们大上学时候就欠儿,为人好事,也长了副好身架,虽然个子不高,身板还可以,当时是跟着一个叫常成哥混的,这个人我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大哥的门子,但是听哥们说是很厉害的,我当时就是一混子,也没想多站这一块,就没跟着纹。我这哥们叫杨飞,不知道有没有莱芜吧友认识,济南吧肯定没有吧,当时就问哪个纹身意味着打架最厉害。那师傅就说是斗战胜佛。。。说道这,大家都晕了下,就一猴子呗。(笑)

  过程我就不多说了,杨飞后来还问,有哪些忌讳的,或者强悍的意味的,师傅就笑着说,你要是觉的自己有实力,纹个哪吒闹海挑龙筋吧。纹上后你光着身子上大街,谁不敢惹你,纹龙的见着你躲着走,杨飞一听,这个牛b啊,我们也觉的挺牛b的。我这哥们他就说要纹,人家师傅不给纹,说这个你没实力真不行,见着有实力纹龙的,非揍死你不可,杨飞笑了笑,我们都笑了笑,我们这十来个都没怎么纹,就强子纹了个龙,还有两个哥们纹了个关公,当然是没开光的关公。剩下那个纹了个蟾戏牡丹。道了个谢,就去贵和得瑟去了。

  杨飞说,天气挺热的,咱去北坛路那吃点烧烤去呗?我寻思也是,好久没出去了,喝点酒放松一下,就答应了,把生意交给了雇来的网管,就出门了,北坛路就正对老一中一条路,路口就一烧烤摊子,我,强子,杨飞,还有亮子。我们这几个人做一路边摊子就开始喝开了,天气闷热,几个人很不雅的脱了衣服,大声叫嚷着,我也觉的爽了,也呜呜嗷嗷的嚷着喝酒,喝个差不多,杨飞就起啤酒,拿起子一起,瓶盖蹦老远,正好飞到隔了2个桌子也在喝酒的几个爷们桌上。人家也喝酒了,几个岁数不小,挺壮的人,人家那桌就急眼了,就喊了句,小b崽子,内娘b内找死昂?

  我们这几个哥们也没当回事,但是听着话就不对路子了,强子说,就这点事,你喊内娘了个b,吵吵的业没敢怎么着,这是个回民烧烤,闹事总归不打好,回民嘛,在山东则一片团结团结的,也有一批黑的人挺厉害的,也没说啥,这边杨飞喝在兴头上,就说了句cnmlgbd,要不咱摆摆场子?那几个爷们回说,就你这几个小年轻也太骚包了,走,咱换个地方,小子你不说话还行,一看见你,就算没这事我也得打死内这小思玩意。

  我得空看了下那个爷们,看那爷们穿的短袖,胳膊露出半条龙尾,我心里想着这事坏事了,坏事就坏这纹身上,我就和杨飞说,人家纹龙的,你这么招摇,这下没事也得打了,能不打就不打,问下背景吧,强子说也是,强子就问,我们跟着城哥的,你们谁啊,那个爷们就说,什么成哥不成哥的,就过来要揪杨飞,我们想上,老板就出来劝,这事回民烧烤,但是在路边,我们就在路边撕吧起来了。

  说道我们当时跑了,感觉那几个爷们没跟上,我们往实验中学那条路跑,跑了一会,见没追上来,就慢了下来,强子说这几个男的手挺重,杨飞说,不能这么便宜他们,咱抄点家伙吧,,正好旁边有一摞砖头,旁边有个小沙堆,强子挺理智,说你这过去得出事,给城哥打电话吧,这么办很冒险,亮子胆子大,毕竟有这身体格在这,就说,怕毛,几个老爷们还揍不了了,内混个jb啊。

  杨飞这小子不说他得瑟的劲,其实我挺佩服他的,他从来不顾虑什么,一急眼了,脸就红了,就喊,什么事都叫城哥我们还怎么混出样来,就提着砖头就往回走,后来我听老人说,人一生气,分几勇,脸色发红,为血勇,不怕事,但是鲁莽,脸色发白,乃骨勇。脸色发青,是气勇,我后来觉的我这哥们是真有胆量,也不想后果,至少我是做不出来的,但是都是好多年的哥们了,不能就放他自己去,我就和强子说,先别打电话了,咱过去看看,能说和说和,毕竟不知道是什么人物。

  我们哥四个,都拿了块砖头,回头就往回走,因为跑的不远,得有二百米左右吧,我们往前走走就觉不对劲了,我们那时候都十二点多了,街上没几个人,远远看去,那几个人还占在那,好像在打电话,强子看见了,说,那几个人叫人了,咱走吧,今天是点到点子了。那爷们不知道就怎么看老飞不顺眼了,赶紧走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杨飞气头上,喊了强子一句,是兄弟不,是兄弟帮我揍特,mlgb的,不就几个老爷们,咱年轻还收拾不了老的?强子一看弄不住了,那行,咱再过去吧。

  那几个爷们也发现了我们,他们转身往路边停的一辆捷达走过去,从后备箱里拎出了两根镐把,就奔我们过来了。我们当时也是打出火气来了,碰上就揍开了,镐把是混社会经常用的,一般木质都很结实,打在身上很疼,哪个纹龙的爷们,谁也不着,拽住老飞的脑袋一镐把就揍上去了,老飞拿手挡了一下,拿砖头直呼,我当时也打出火气了,一砖头砸到另外一爷们脑袋上,砖头碎了,那爷们头上流了血,亮子打的最稳,掐住他打的那人的脖子就是第一下也是砖头拍碎了,一拳拳的往上雷,正打着,由打向西来了一道亮光,我楞了一下。

  于是我们四个人就钻小巷子躲了起来,依稀还能听到哪个纹龙的爷们傲傲的叫骂声和狗叫声、。

  闲话不说太多,再说我这兄弟,一天天过的没心没肺的,挂个妞上了就和人家分,都劝他好好处以个,他不听,夏天很热,总是传个衬衫,半光着膀子走,终于是有一天出事了,我在网吧呆着,自己没什么事,忽然亮子给我打电话,说老飞让人揍了,在陈毅那边,我以听,赶紧叫人顶着点,抓紧出去了,到了陈毅,发现老飞蹲在陈毅的门口,门口的保安很奇葩的看着他,亮子在他身边站着抽烟,我过去了,问老飞,怎么回事,谁揍你了,叫刚哥给你帮忙吧。老飞叫骂,说路上他没怎么着呢,就见一个平头的人一脚就踹倒他,然后就揍,他还手不及,让人揍的不清,说那人说狗曰的,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,就走了,我一听我说,你这纹身坏的事吧,是不是人家纹身纹了个龙?老飞也是窝囊气了,对着我发起火了,什么纹身不纹身的!我纹了又怎么的?有能耐弄死我?你别老说我纹身的事,麻痹我说我能扛起来就能扛起来!

  说着说着就偏离正题了。我见劝不住,就不在劝了,我问亮子,强子呢?亮子说去纹身了,我说又纹,纹个什么啊?他说没什么,就把之前的龙点个睛,这个方面我不知道,但是青龙也是喝关公一样需要能扛的起的,后来过了一个月,崔寨事露,强子呗抓进去蹲了两个月,强子进去了,我们三个就经常出来,有时叫着另外的那几个哥们出来,偶尔去看看强子,日子懒散又洒脱,终于到了9月初,事就又来了,有天城哥叫老飞出去办事,挣了点钱,老飞回来要请我和亮子喝酒,唱歌,去了金碧辉煌,喝个差不多了,大家都光着胳膊,我的身上什么也没有,只是有些肌肉,亮子的上山虎,还有。。老飞的哪吒闹海挑龙筋,,我们都叫了陪酒的,老飞一劲和小闺女吹嘘自己办过多少逻辑,怎么则么样的,后来,老飞拿出了一版快乐的东西,也就是冰,亮子和我不是第一次做这东西了,溜了点,然后老飞就问那闺女出台不,和那闺女嘀咕了一会,俩人就往外走,临走的时候,他还和我和亮子说,我都结完帐了,不用结了,我和这闺女出去玩玩,一会晚了你们就先回去吧,我寻思这也行,老飞就这样的人,爱玩,答应了一声,我就和亮子继续喝酒,溜了点冰,我和亮子也感觉有点欲1望澎湃的样。就和陪酒的小妞,打打闹闹的。正打闹呢,刚才和老飞出去的哪个闺女回来了,有点惶惶,说了句,大哥,哪个飞哥和人在外面街上打起来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lwsqw.cn/a/jingyan/199.html